记者见到老薄的时候

2017-02-27 14:54

8日,记者见到老薄的时候,任文芹正在帮他倒夜壶,固然躺了37年,但老薄没得褥疮,而且房子里不任何异味,被褥上也没有拉尿的痕迹。“别看老薄成天躺着,以前性格可大了,动不动就发火,可是任文芹始终让着他。”熟习他们的人都这么说。

1981年2月,立刻就要春节了,任文芹快出产了,她本应当在医院被人照顾,却在那里照顾着丈夫。“有一天,我回到住处,哈尔滨道外区桃花巷的一家宾馆,服务员高姐跟我说,‘你都要生了,怎么还这么折腾?’我说丈夫须要人照料,我不要紧的。那天大概就是你们年青人说的情人节吧!”任文芹回想道。

1985年,第五个情人节

“孩子别要了?你还这么年轻。”身边的人都来劝任文芹,甚至连婆婆都来劝她废弃这个孩子。但是任文芹奶奶的话却一锤定音:“就是薄书峰没了,也得守着孩子本人过,也得有这个家。”这话正合任文芹的情意,于是她拖着怀孕的身材,天天去医院照顾丈夫。

1980年8月,任文芹去病院看父亲,忽然外面被推动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。哥哥从外面跑进来,大声喊:“不好了,刚推进来的人是薄书峰,他被墙砸了!”任文芹赶紧跑到挽救室,简直认不出丈夫了。薄书峰躺在床上,气若游丝,直到三天后才脱离性命危险,然而腹部以下没了知觉,成了高位截瘫。此时,任文芹已经怀有身孕。

吵架后偷偷呜咽哭完回去帮丈夫翻身